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得简单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荣辱不惊。静观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

 
 
 

日志

 
 
 
 

zz战胜免费  

2010-11-24 14:47:11|  分类: 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种比免费更好的可生性
  即时性——迟早你都会找到自己想要的免费东西,但是如果生产者能将产品在发布的第一时间,甚至是生产出来的第一时间发送到你的收件箱中,这可是一种可生性资产。许多人在首映式的时候前去电影院花大价钱看那些以后会通过下载和租赁方式变得免费,或者几乎免费的电影。精装本的图书的优势也并非在于硬皮封面,而在于领先平装本的即时性。作为一种可以出售的特性,即时性也包含着不同的级别,比方说Beta版本。在这里,产品本身也将粉丝带入了成产的过程当中。Beta版的产品通常由于不完善,不具有价值。但它们也可以产生可生性用来出售。即时性是一种相对概念,这也是它为什么属于可生性的原因。这一特性必须同产品和受众契合。博客的即时性有别于电影和汽车,但即时性却在任何媒体中都有存在。
  个性化——听普通的演唱会录音或许不用花钱,但如果你想买回一张经过特殊音效处理,听起来就像是在你家客厅中录制一般的唱片的话,那你就要花大价钱了。一本免费的图书也可以经过出版社的个性化定制,反映出你的阅读品味。你所购买的免费电影也许会按照你所希望的那样重新经过了剪辑,变得没有暴力和脏话。阿司匹林也是免费的,但是能适应你的DNA的阿司匹林却十分昂贵。像许多人注意到的那样,个性化所要求的,是创造者与消费者、艺术家与粉丝、生产者与用户之间的不断对话。个性化是一种典型的可生性,因为它可以迭代延续,是一种对时间的消费。你没法复制某种关系中体现出来的个性化需求。营销人员将这种情况称为“粘性”,因为在这种关系中,双方都对可生资产有所投入,同时也不愿意移情别恋,更不愿意从头再来。
  解释性——有个老笑话是这么说的:软件下载免费,用户手册1万美元。但这并不是玩笑。有一大群高利润公司,像红帽(Red Hat)和Apache就是这么存活下来的。他们为免费的软件提供有偿的技术支持。软件代码的副本是免费的,但它们只有通过技术支持和技术指导才会对你变得有所价值。我猜想,大部分的普通信息都会遵循这种路线。你自己的DNA副本在今天十分昂贵,但不久之后就不再如此了。实际上,制药公司甚至会付钱购买你的基因序列。因此,你的基因副本将会变得免费,但要解释它们是什么意思,你能利用自己的基因做些什么,你就要一掷千金地买回一本解释基因序列的说明书了。
  可靠性——你或许能免费弄到一个关键的应用软件,但即便你聪明到了不看说明书也能无师自通的地步,你也得考虑这个软件有没有bug,是否可靠,是否拥有授权。这种情况下,你就要为可靠性付钱。美国乐队感恩而死(Grateful Dead)的唱片种类多到几乎无数,但从乐队自己那里买上一张可靠版本的唱片就能省去你不少麻烦。最起码这张唱片里面全是乐队自己的作品。音乐家在很久以前就解决了这种问题。无论是照片还是印刷品,视觉艺术的再生产也步了音乐业的后尘。艺术家可以通过在复制品上留下自己的印记,比方说签名,来提升复制品的价格。数字水印等签名技术并不能用作对副本的保护,因为前文说过,复制品是一种具有超导性的流体,但它们却可以用来创造可生性,向那些在乎的人提供可靠感。
  易用性——拥有某些东西总是那么烦人。你得让它们井井有条,与时俱进。此外,如果你拥有的是数字产品的话,你就还要加上备份的活计。在这个移动的世界里,你又得无时不刻地带着它们。包括我在内,许多人都会为其他人照顾到了我们的“占有欲”感到高兴。我们能从Acme数字仓库(Acme Digital Warehouse)花钱买到世界上的任一首歌曲,任意一部电影,任意一张照片,任意一本书,甚至是任意一篇博文。Acme把所有的东西备份了起来,付钱给创造者,然后再销售给我们满足欲望。我们可以在PDA、手机、笔记本电脑、大屏幕等等地方随时随地地观看。实际上,如果你花费了足够的精力去寻找,那么这些产品都是免费的。但你要搭上的,还有整理、备份、管理花去的时间。免费产品会因为附带的繁琐,随着时间慢慢地风光不再。
  实体化——从根本上看,数字复制品没有实体。比方说你可以搞到一个免费的电影,然后把它丢到显示器上播放。但如果你想在大屏幕上看高清格式的怎么办?或者说你想看3D版本的怎么办?PDF是不错。不过有时候,同样的字句也可以印刷在雪白的纸张上,再加以皮革质地的封皮。手中捧着这样一本书,难道不是一种奢侈,一种享受么?游戏也可以免费,但你就不想和三十几个朋友同坐一室,分享心爱吗?实体化的例子无穷无尽。的确,今天需要花钱到影院观看的高清电影明天或许就会进入你的客厅。但是,新的显示技术确实在不断诞生,消费者无法拥有激光投影仪,全息成像、裸眼3D之类的尖端技术。实体化最佳的例证便是音乐现场演出,而且演出者是真真切切的。音乐可以免费,但要看到真人为你表演就要掏钱。音乐家们挣钱的规律很快也被作家们采用。书可以免费,看要看作者在你面前天南海北的聊天侃地,还是要掏钱的。
  可赞助——我个人相信,受众愿意为创作者买单。粉丝们从来喜欢奖赏,无论对方是艺术家、音乐家还是作家,就像自己不吝言语地去赞美一样。在粉丝的眼里,这是他们同对方建立联系的一种方式。不过粉丝们买单的前提也十分苛刻,首先方式要简单,价钱要合理,而且花出去的钱还必须能对创作者产生直接帮助。电台司令乐队(Radiohead)最近便开放了新专辑《In Rainbows》的免费下载(本文写于2008年——译注),如果歌迷喜欢,则可以购买音质更好的版本。乐队的这次试验取得了成功,也成为了利用赞助的绝佳案例。艺术家和狂热乐迷之间那难以捉摸的联系必然有所价值。在电台司令的例子里,这种价值体现成了平均每次下载都能带来5美元的回报。而受众仅仅因为感觉不错便付费购买的例子还有很多。
  可寻性——在上述数字产品所具有的可生性中,可寻性具有最高地位,是一种资产。免费并不一定会带来吸引,有时它反而会将产品淹没下去。没人见到的产品不具有价值,无论价格如何。宏篇巨著若没人阅读也便失去了意义。世界上图书、歌曲、电影、和软件都数以亿计,但其中大部分都是免费的。因此能够被人寻找到也是一种价值。
  亚马逊和Netflix这类的网络聚合巨鳄便是将自己的生存建立在了帮助消费者寻找心爱之物上面。它们将长尾理论的优势发挥出来,让小众的人群找到了符合自己需求的小众产品。然而不幸的是,长尾理论仅仅是上述聚合巨鳄,以及其他具有聚合作用的大型企业的喜讯。对于创造者本身,长尾理论则是刚被蚊子叮过一口,不疼不痒的小疙瘩而已。不过,既然可寻性仅仅会出现在系统层面,创造者也会对聚合者产生需求。这也是为什么出版社、制片厂和唱片公司永远不会消失的原因。因为互联网,它们不需要考虑产品的发布,只需要考虑如何引起消费者对产品的关注。在无穷无尽的可能性中,出版社、制片厂和唱片公司寻找着能同受众产生联系的作品,并对其加以培养和改良。而其他中间层面,例如评论,也可以带来关注。受众利用这种多层级的可寻体系在无数的产品中寻找自己的所好。寻找的过程也有利润。多少年来,纸质的电视指南比美国3家含有指南信息在内的主要电视台盈利都多。导购杂志有时也会附送试用装。试用的产品是免费提供给读者的,但本身也具有价值。毫无疑问,在免费的世界里,除了聚合方面的巨鳄以外,还是会有许多人能够通过销售可寻性,连同其他可生特性,得到利润。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